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一杯清淡的水, 在放了幾片茶葉之後, 突然生出了幾絲綠意來, 而那乾枯了葉片, 在很短的時間裡舒展開來。 此時, 我彷彿聽到茶在那一刻輕輕地說: 隨君沉浮……我讀到過這樣描寫飲茶的美妙感覺: 茶湯入口、齒頰餘香、 潺潺過喉、馨香沁入心扉, 令人回味無窮。 由茶的感覺, 我聯想起了朋友之間的友情。 友情,就好像泡茶, 不一定要有百年普洱、屆前龍井, 但是,一定要有足夠的善意。 好的朋友猶如上等好茶, 一句簡單的問候表達無盡的牽掛茶的氛圍適合一個人的安靜, 兩個人的知己,一群人的喧囂。 對於我來說,朋友如茶, 或歷久彌新,或品之淡然, 有茶一樣的朋友,有朋友一樣的茶, 偶然間不經意想起,送上幾句問候, 也會如一壺、一杯香茗,滿屋馨香品茶不像喝酒那般,一杯入口, 激情頓起,越喝越熱鬧。 品茶,是越喝越安靜,讓人心靈沉澱 生活像水,友情如茶, 沒有茶的水依然是水, 沒有水的茶就不知是何物了。 友情,喝的是功夫茶,品的是茶道! 朋友像香茗,讓人沉澱,使人堅強; 朋友是生命中永久的財富,真誠不可褻瀆。 適量的茶碰到適合自己的水, 茶水又碰到適合自己的人, 這茶、水、人因緣而得以相逢, 才使人生沒有缺憾 喝茶的時候給人的一種感悟 就是這樣一種淡淡的回味, 猶如歲月在腦海裡慢慢的浮現, 又輕輕的消逝, 留給自己的只是一種感悟。 珍惜現在的一切, 包括友情,愛情和親情 朋友不僅只是相逢於路中的匆匆過客, 他是人生旅途中的知己。 摯友如茶, 我喜歡茶的隨和與平常, 登大雅之堂而不嬌淫、 入茅棚草舍而無卑賤, 使人生旅途不再孤寂。

| 3rd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水泥逢裡的一株草,卑微得沒有名字,彷彿封建時代沒有自己字號的女子。 一條窄窄的縫隙,竟然萌發了一株生命。她似乎沒有考慮生存空間的侷促,也沒有想像路人的踐踏;她活著,擔負著生兒育女的使命,還得給灰色單調的地面填一些調子。春天經她在灰色的畫布上輕點一筆,冬的寒氣就退避三舍,眼前的一點新芽,便綠了空間,綠了時間,綠了靈魂。 卑微得人們不知道他的名字,他是公交司機,四十五六歲的樣子。我坐在前排座位上,欣賞著他熟練的駕駛技術。他的面前,放著一個搪瓷缸,裡面盛有蘿蔔條鹹菜和半個饅頭。趁人多上車的時候,他咬幾口饅頭,夾幾根鹹菜,喝幾口白開水,然後又專心致志的開車,臉上始終洋溢著滿足感。 不知怎的,我竟然產生了與之聊天的慾望。他到挺健談,聽到我是老師,臉上現出羨慕的神色,表現出對文化人的崇拜,對好職業的嚮往。他在早晨六點發第一班車,五點從家裡匆匆趕路,大約到十點,才有二十分鐘左右的休息時間。這段時間他得狼吞虎嚥地把飯吃完,還得交接一些事務,然後又出發了。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行車的路線哪裡有坑有窪,哪裡的下水道井蓋又被人偷了,哪裡的馬路又扒了,哪裡的城管又攆路邊的小商小販了,他視力好得像錄像機。尤其是一賣菜的郊區農民被城管把秤給折斷了,把三輪車沒收了對他刺激很大,同時對自己的穩定職業充滿了敬畏。工資雖一千六七百塊錢,在高房價的今天,大房子買不起已是鐵定事實了。好在有幾十平方的房子供三口人住著,孩子上高中,住校也節約了一定的空間。頭疼腦熱的有公費醫療,國家給交養老保險。雖然一天下來,腰酸背疼,但咱就是開車的命,就得把活幹好。等孩子考上大學,找個好工作,自己也就滿足了。 當司機師傅提示我到站時,我仍沉浸在他的話語中。公交車沒入了車的河流,那位司機也沒入了千萬公交車司機的河流,普通的如一滴水般沒有任何聲息。 我猛地想起了那株草。 三輪車裡,孩子還在酣睡,彷彿外面的嚴冬與他是老相識,特意給他留了一個暖和的搖籃。夫婦倆給孩子掖緊了被子,又用棉被蓋上要賣的菜,以防凍壞。一看就是郊區的菜農,太不容易了。本沒想買菜的我駐足良久,買了五棵大白菜,三斤蘿蔔,幾斤芹菜,直到我的自行車無法裝載。他們極熱情地幫我捆好,說著“感謝照顧”之類的話,又往我的車筐裡抓了把芫荽。當丈夫調侃我想當菜販子時,我眼前一直晃動著那三輪車裡熟睡的孩子,凍得有些紅腫的粗糙的雙手。我再次走下樓來,冬陽也怕冷,正要加快腳步回家取暖。那睡醒的孩子正蹦蹦噠噠的幫倒忙,也就三歲的樣子。三口人收拾好剩餘的菜,女人抱著孩子坐在車斗裡,男人很有勁頭地蹬著三輪車,隱隱約約還傳來“妹妹坐船頭”的曲調。 夕陽下,三個人的世界,三個人的剪影,三個人的油畫。 我猛地想起了那株草。 有這樣一個故事。 詩人馬麗華在藏北旅行,她借宿在倉姆決家。倉姆決家生活很苦。在這樣的環境中借宿,詩人有許多優越感,她很可憐倉姆決。可詩人錯了。在她們交談時,倉姆決拉著詩人的手,連連說道:可憐的!可憐的!她認為,一個到處奔波的女人是世上最苦的女人。 世間萬物,都有屬於自己的境遇和生存方式,也許你的同情憐憫在對方則是坦然與滿足,你不該以“我”為圓心,畫一個圓,這圓再大,也是由半徑決定的。何況,你不是太陽,地球怎能圍繞你旋轉?說不定真正可憐的正是你自身呢。 我猛地想起了那株草。 她沒有深的根基,就那麼一條縫,一撮土,我驚訝於她活著,更驚訝於活得那麼健康,活得那麼從容,活得那麼滿足。年復一年,芽照樣發,葉照樣綠,還會子孫滿堂。她知道,既然造化孕育了這顆種子,讓她探出頭欣賞這世界,呼吸空氣,享受陽光,接受風雨,那她就得活著,活在自己的春天裡,埋在自己的冬季裡,雖然她是一株草,卑微得沒有名字。 有時,行人有意無意地踏上一腳,她痛苦地縮緊身子,四肢全都貼到地上。她知道,從土裡出生的東西,肯定會在土裡埋葬。只有緊靠母體,她才能承受住生命之輕,承受住生活之重,才會在一場雨後重整河山,讓人們去衡量一株草的生命厚度。 她是一株草,沒有名字,她在四季裡活過。

| 14th Jul 2012 | 一般 | (1 Reads)
  因為金魚體內含有各種不同顏色的色素。比如,含有黑色色素,身體就是黑色的了;含紅色色素,身體就是紅色的了。

| 5th Jun 2012 | 一般 | (1 Reads)
天黑以後,雨便淅淅瀝瀝下個不停,索性不大,但是因著下在了冬天裡無聲中便加了一股寒冷的氣息在其中,令人感到一種涼意不自覺的湧上了心頭,隨之便是一陣發抖的感觸。 慢慢的聆聽著窗外的雨水滴落的聲音,總想從其中能夠發現一些什麼,總是在其中反覆的揣摩著什麼,到底是什麼總是使我在聽到雨落的聲音之後總是不自覺的就將思緒隨著外面的雨滴而飄向了遠方。答案卻不得其解。 自己並非是一個喜歡雨的人,有時甚至是討厭著下雨的天氣,因為在雨天裡總是如此的潮濕,總是如此的出行不便,總是用雨水來提醒著自己要帶著雨具才可以。然而在某些個時候,雨又會給自己帶來一些平日所沒有的思緒,讓我在偶然間明瞭一些看似簡單實則總是將我困惑的事情。 或許是雨中那種安靜的氣息時常將我心底的一些事情呼喚出來吧,平日的喧鬧聲也都盡融在這樣的雨落中,慢慢的將其稀釋然後毫無痕跡。總是喜歡著那一抹淡雅的韻味,並非是自己清高,而是發自內心的欣賞,總感覺那些在經歷了一些個是是非非的人能夠將生活的更加的平淡化,更加的釋然化,總是用一種雲淡風輕的姿態來看待生活的繁瑣,生活的擾亂。有時在想,難道只有經歷了一些大起大落之後才可以真正看透這個世界嗎?還是說那種淡淡然的眼眸中包含了我們所不曾看到過的往事?有些許的費解。 而這其中雨的味道有些人說帶有些許憂傷,因為有時就像人的心情,總是有陰霾的時刻來將內心的積蓄的一些雜物釋放出來;也有人說帶有離愁,因為有時像人的眼淚,總是有離別的時刻將滿腹的不捨之情一併的發洩出來;還有人說帶有釋然,因為有時像人的情感,總是有濃郁的滿溢將心底的那份釋放出來。然而不管這雨像什麼,此時的雨卻依舊按照它自己的思想在不緊不慢的下滑著,不知是為了來記憶曾經的朝代不斷變更的淒涼,還是在述說著此時內心深處的情懷,惶惶然而不得知。 雨依舊在下,不知道此時在冬日裡的雨會有這何種的情思在其中,能夠在如此的寒冷中保持一顆晶瑩的心來親吻著大地;不知道這樣一場冬雨會有怎樣的感觀,能夠在如此的黑夜中行走尋覓;不知道如此的溫度對於雨來說將以一種何樣的心態來面對,能夠在飄灑了許久之後仍舊不知疲倦的滑落著。 此時與我而言,用一種忘卻一切的心情來靜靜地聽著,來慢慢感受著雨的輕柔,隨著一滴一滴的飄落而劃過一道美麗的痕跡,讓一切都隨著這瞬間而悄無聲息,只留下一道水漬,隨著風的輕柔而慢慢的消失,便是一種美的享受。總是喜歡將自己放在自己營造的一種意境中,來讓自己感受著每一樣事物的各種韻味,讓自己汲取其中的蜜汁,品味著不同濃度的內涵。 總感覺,這世間萬物無論何種事物都有著它自己本身的內涵所在,只要用心來發掘,用心來探究,用心來與之相吸,便可以真的得到自己所要尋求的那一份喜悅,無關大小之分,只是個人的一種心得,如此而已。 而夜已深,雨卻依舊沒有停息的跡象,在這樣的一個雨夜中,在屏幕前敲打著屬於自己的心語,來慢慢的將自己的感受釋放,然後用一種擁有著漠視的雙眼淺淡的看著這些個似有似無的文字,卻總也訴不盡心中的那點愁思。而今在這樣的一個雨的深夜,所牽引出來的到底是什麼,所要表達的又是什麼,在漆黑的道路中又在尋覓著什麼?或許只有不同於常人的人才可以品讀出來吧。 聽著這雨的聲音,突然有一種釋然的心在其中,無論自己如何的假裝著堅強,自己都是一個普通人的事實是無法改變的,自己無非是一介女流,累了可以休息,傷了可以哭泣。忽然間開始慶幸自己可以身為女兒身,任自己的不同情緒隨意的表現在表面,無需再用心來掩飾著什麼。 濕雨滴落的與我而言或許就是此時的心境吧!

| 29th Apr 2012 | 一般 | (2 Reads)
九月,在載歌載舞中歡喜地度過每一天。親愛的不在身邊,因為碼頭損壞要重建,所以艦船去了外地的碼頭,待碼頭修好才能回。於是,思念便交給了電磁波,由它代為傳遞。只因是為了修復碼頭而轉移陣地,所以會有些許無聊偶爾相伴與他。 那日下雨,在家休息,沒去歌舞,在家繡我發誓三年繡完的十字繡。專心致志之時,聽見信息的聲音,拿起,是吾皇,他說:“愛卿,想你了。”我看見沒回,五分鐘後,電話響起,響了好久我才接起,問我:“怎麼不回信息?沒看見嗎?”我答:“看見了,你沒讓我回信息啊。”他說:“我暈,這麼沒靈犀?”我笑:“下次如果想讓我回信,請在後面註明‘回信’二字。”他恍然大悟般、心領神會著歡喜地笑,神侃了一會,電話掛掉。 專心繡十字繡,又有信息的提示音,打開依然是那個傢伙,他說:“愛卿,朕想你,請回信。”我笑,依然不回。五分鐘後,電話又響起,看著屏幕上的他,我在這裡想著他焦急的樣子,我偷偷地樂,就是不接,由著那首《幸福戀人》一直唱下去。唱完了我也沒接。 一會又打來,那首《幸福戀人》即將唱完的時候我才接起,問我:“怎麼不接朕的電話?不知道朕心急嗎?回去看朕怎麼收拾你,哼。怎麼又不回信息?不是寫了請回信嗎?我都說請回信了,你怎麼還不回?”我樂著說:“親愛的,你只說請回信息,沒說何時回啊?下次要規定時間,或者五分鐘之內,或者十分鐘之前,你的明白?”他說:“我的明白了,做你老公可真累!嘿嘿。”我佯裝生氣著說:“哼,做誰老公不累就找誰去。”他說:“朕和你開玩笑啊,您老人家千萬不要動怒啊,我思過去,思過就是思念過去哈哈。”“討厭,我要幹活,不和你掰了。”說完,我就掛了電話。 在開懷中繼續穿針引線,又有信息的提示音,打開依然是吾皇,他說:“愛卿不生氣啊,朕想你呢,中秋也不能回去和你團圓了,好難過,今年的相思看來是要落我家了。請在五分鐘之內回復朕的信息。” 讀著內容我爽朗地笑,好不容易數好了針數,回信息之後還要重新數,知道他只是無聊沒事,所以我依然沒回。從收到信息過去8分鐘的時候,電話又響起,我氣急敗壞著放下針線,還沒想大吼呢,那個傢伙卻在那邊大吼著叫:“你不想混了嗎?你是不是想被打入冷宮?我說了五分鐘之內回信息,怎麼依然無視?8分鐘了還不回?”我裝做很委屈的樣子說:“我在認真地回呢,可是,當我打完信息內容之後一看已經七分鐘了,超過你規定的時間了,所以才沒敢發出去,怕你生氣。人家為你著想,你還吼人家。還要把人家打入冷宮。”他在那邊聽了我的話,哭笑不得著大叫:“我要瘋了,我怎麼娶了你這個古靈精怪的老婆?我愛死你啦。我再給你發信息,我就跳海,哼。” 我開心地笑啊,眼淚都笑出來了。我告訴他:“我在繡十字繡呢,回信息又要重新數,不是親眼目睹我的笨手笨腳了嗎?還搗亂,去和戰友們玩唄。等我晚上和你發信息,乖,聽話哦。”哄著他,才滿意地掛了電話。 那個傢伙果然再沒搗亂,我知道,肯定是看電視或者找戰友玩了,我開心著。婚姻是要用心經營的,愛情是需要用智慧維持它的新鮮的,兩顆思念的心,如果都沉浸在思念中,難免會增添傷感和對工作的怨言的,我在他的QQ說說上寫: “以積貨財之心積學問,以求功名之念求道德,以愛妻子之心愛父母,以保爵位之策保國家,出此入彼,念慮只差毫末,而超凡入聖,人品且判星淵矣。人胡不猛然轉念哉?” 我知道,他能一直愛我如昨,源於我的古靈精怪,源於我的大智若愚。有此愛情,我時刻幸福著。 文章來源:寒冰-婚戀與心理咨詢 |《男人裝》官方部落格 | Photojournalism |馬陌上方案 | 夏雪的BLOG |廣西花鳥網的BLOG | The Hockey Page |鄧博士詩意文化取名 | 你提供照片,我提供戰爭 |路金波:碎語與文章存檔 |

| 28th Apr 2012 | 一般 | (3 Reads)
我在時光的隧道口,等待三月的到來,等了整整一年。 其實何止是一年,我年復一年地等著,就像等待一位懷春的少女一樣,我為她癡心地等待著。 等待三月,我是在等待三月明媚的陽光。擺脫冬天的影子,陽光到了三月便睜開了眼睛,天空也因此變得不再灰暗和冷清。人們往往樂於把自己晾曬地戶外,讓陰冷的身子接受春光的沐浴,讓潮濕的心情變得陽光明媚。在這個時候,人們有時近乎過於貪婪地去享受春光的溫暖,儘管已經懶散如泥,卻是滿臉春意蕩漾。三月的陽光其實很短暫,也很嬌羞,但它蘊含的生命張力卻是無窮的,有了陽光作動力,大地才生機勃發,有了陽光照大地,人間才春和景明。 等待三月,我是在等待三月和煦的春風。都說二月春風似剪刀,我說三月春風像畫筆。三月的風靜靜地吹著,吹得大地春江水暖,吹得人間滿目飄綠。三月的風溫柔似水,輕靈如燕,春風拂面的時候,竟會讓人忘形,因此才有了“斜風細雨不須歸”的美妙意境。三月的風其實是有生命的,它的生命寄托在枝頭新綻的嫩芽中,延續在人們寫意的笑臉上。這時,我在想,如果沒有春風,這個世界該會怎樣?當然肯定不會有如果。不過春風的價值和意義不也正在於此嗎? 等待三月,我是在等待三月如絲的喜雨。三月的雨喲,細細的,綿綿的,像絲一樣地掛在空中,竟是那樣地好看。我幾次想撥開雨簾,走進雨中,我又幾次縮回了雙手。你用得著撥嗎?其實你甩開手大膽地走進雨中,接受春雨的洗禮,那種美妙的感覺是無以言表的。我幾次想剪斷雨絲,把瀟瀟的春雨打個結,我又幾次打消了這個念頭。你用得著剪嗎?好雨知時節,春雨貴如油。有了春雨滋潤大地,萬物就有了生靈。春雨僅僅是雨嗎?它是人們一年的企盼和希望。 等待三月,我是在等待三月盛開的油菜花。到了三月,滿山遍野蓬蓬茂盛的油菜花攪了我幾多的春夢。我總想無所顧忌地走到油菜地裡地去嗅一嗅那醉人的花香,把那花香沉入心底,讓我一年的日子充滿了清香。我總想近距離地走到油菜地裡去睹一睹那辛勤的蜜蜂,它一時的勞作換得的甜蜜,有幾分是為了自己去品味。我突然覺得油菜花的盛開絕不僅僅是為了炫耀一下自己美艷的身姿來迎合文人閒士的讚譽,它整個的生長都是為了他人,壓根就沒有顧及自己。 等待三月,我是在等待三月濃濃的人間真情。三月注定是一個讓人感動的季節。月頭的時候,人們開始學雷鋒,扶貧幫困,扶老攜幼,遍地刮起的文明新風讓人間充滿了春色。接著是三八,女人們過早地脫下冬天的束縛,像燕子一樣滿世界地飛舞,是因為有了節日,婦女才有了自由和輕鬆,才有了尊重和平等。然後是義務植樹,滿山飄飛的紅旗和舞動的鋤頭也許只是一種形式,卻傳遞著保護生命和綠色的強烈訊息。無論是陽光,無論是春風;喜雨也罷,油菜花也罷,其實都是人間真情的另一種表達方式。 一年能有幾個三月嗎?但願春能常駐人間。 文章來源:看上去很猛 |西蘭花的blog | kalsang floriculture |畫眉:無數紛飛的紫色小鳥 | 連鎖培訓:李天 |胡玥的BLOG | 文武雙全-寶兒哥的天空 |泡泡的BLOG | 劉曉原的BLOG |先睹堂主的BLOG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 (2 Reads)
職場當中,紅不紅,是個大問題。不過,這不是楊逍能解決的問題。   遙想兩年前,即將邁出校門之際,楊逍的老媽,一位在機關工作了一輩子的小科長,語重心長絮絮叨叨地傳授了自己的職場心得。楊逍總結概括一番,其實就一句:要成為領導的自己人。   楊逍的上司是個年輕人,30多歲,精明強幹,一雙小眼睛隔著薄薄的鏡片犀利無比,公私分明,說一不二。基於這樣的認識,楊逍以為,滄海桑田,職場文化早已變異,老媽的經驗之談如同出土文物一般,能供瞻仰銘記,卻無法實用。   可偏偏,萬變不離其宗。羅明就是那個透過楊逍老媽說的種種表象,牢牢把握問題本質的人。   上司要出差,羅明肯定是要拎著包開車接送的;上司開會,一幹材料都是羅明積極準備的;上司要應酬,羅明也一定是要跟隨左右的。如果說這些事是秘書的工作,那上司的車壞了,上司家的水管漏了之類的就是保姆的工作了。羅明不是秘書,也不是保姆,做這些事情卻甘之如飴,樂此不疲,楊逍覺得,這也太狗腿了。   可偏偏,這位上司用實際行動昭示大家,他不但安之若素,還頗為享受,明裡暗裡對羅明照拂有加。新入職的同志得去下面的辦事處鍛煉一個月,羅明卻是舒舒服服待在公司;羅明的差旅費有多少報多少,上司根本不審核;出外項目培訓,上司推薦的也是羅明。   楊逍心理暗自跟羅明比較過,論學校,論能力,論人員,自己一點都不差,可為什麼在自己的頂頭上司那裡,總也掛不上號呢?   羅明出差,這個季度的銷售報表和總結是楊逍做的,各式數據準確詳實,製圖精美,分析到位,交到上司手裡,一字未改就轉發給了部門所有同事。楊逍不是沒有期待的。以往,羅明總會因此在討論會上受到上司不吝言辭的誇獎,可楊逍熬了幾個通宵就等來一句風淡雲清的「辛苦了」。   楊逍覺得鬱悶。來公司兩年多,自己好像總是游離在部門的核心之外,或者說,總是在上司的視野之外,不管你幹得多還是幹得好,沒人關心,沒人肯定,更沒人嘉獎。   羅明跟楊逍,前後腳入職,資歷相當,是部門裡的兩個小字輩。秤與砣,分而示人,只要不是量重,沒什麼不妥,可是人的慣性思維就是這麼可惡,一看到秤就必然得提到砣。羅明的異軍突起,無疑讓很多人憤恨難平,每每這個時候,大家就會提及楊逍,你看,不是每個年輕人都那麼急功近利,無所不用其極的。   一天到晚陪著小心照顧上司的喜好,為楊逍所不齒。這番話最開始還能安慰楊逍,雖說離上司遠了點,但群眾基礎深厚呀,更何況,酒香不怕巷子深,是金子總會發光的。可時間一長,楊逍聽出來話裡的意思,同情之外,明褒實貶。在上司那裡,拔高羅明同時就等於否定了楊逍;在同事那裡,恐怕也是這麼認為的,羅明太過耀眼,酸葡萄心理作祟,楊逍不過是大家說服自己的例證罷了。   羅明回來以後,部門特意給開了個慶功會。   慶功宴上,楊逍的新人特徵一覽無遺,迅速搶佔下首的角落落座,招呼自己吃好喝好的空暇之外,偶爾跟旁邊的同事小聲交談,至於上司參與的公共話題,楊逍擔心言多必失,閉口不言,唯傾聽耳。   如果說楊逍是獨善其身,羅明就是兼濟天下。飯桌上,羅明那叫一個風風火火,談笑風生,就屬他最忙,給上司續酒,盛菜,跟各位同事舉杯。上司一番高談闊論之後,羅明一定及時跟進,以免曲高和寡,冷場。於是,推杯換盞之間,羅明成了那個必不可少的活躍分子。   楊逍突然感到非常挫敗。背後,同事們爭先恐後議論羅明的是非;人前,卻都在卯足了勁跟他稱兄道弟。反倒是楊逍,越來越邊緣,無論是在辦公室還是在聚餐的飯桌上,彷彿總也融不進去。

| 16th Apr 2012 | 一般 | (2 Reads)
擁有一個挺拔美麗而結實的背部----包括背部三角肌、長斜方肌和斜方肌,你不僅看起來漂亮,還會糾正你日常生活中的一些錯誤姿勢。而且,把這些肌肉練好了,你會站得更直,人看起來就會高很多了。   初級:拉帶子飛翔練習   在門把手上拴一條有彈性的帶子或軟管,雙手各執帶子的一端,坐好、拉緊,使胳膊與肩膀同高,然後輕輕彎曲肘部,慢慢地往後拉帶子,直至肘部與胸同高,收緊肩胛骨。保持一會兒,回到開始的位置,重複做12至15次。   中級:單胳膊彎曲練習   把右手和右膝放在凳子上,左手抓一個中等重量的啞鈴,手掌向上,肘部輕輕彎曲。左肘與肩膀同高,收緊小腹,脖子與脊背在一條直線上。放下,回到開始位置,重複10至15次,換右手做。   高級:站立飛翔練習 站立,膝蓋微屈,雙腳分開,與臀同寬,雙手各抓一個輕度重量的啞鈴,手掌相向。上身前傾與地面平行。收緊小腹,保持背部挺直,慢慢抬高雙臂,使之與肩膀同高。收緊肩胛骨。保持一會兒,回到開始的位置。重複做10至15次。

| 16th Apr 2012 | 一般 | (2 Reads)
塞哥維亞(Segovia)城堡位於塞哥維亞城西端,城堡所處的位置正好是當時西班牙北部城市卡斯提爾(Castile)的要衝上,臨崖而建的塞哥維亞城堡(Alcazar de Segovia),因戰略考慮,擁有絕佳的視野,入口還有10多公尺深的護城河,以防範敵人攻入城中。這座城堡始建於12世紀,但15世紀初才有比較積極的建築動作,完工時間約在1455年,不過,這裡曾在1862年發生火災,因此目前所見大部分為19世紀的重建結果。由於古堡的獨特地理位置所以在西班牙不同的歷史時期,城堡總是各種勢力爭相搶奪的對象。   1520年因卡洛斯一世派外國人在塞哥維亞攝政而引起城鎮叛變,原來的塞哥維亞教堂被燒燬,只剩下了迴廊。新教堂則是在此基礎上修建的,其內部輕巧,特別是禮拜堂周圍的窗戶以鐵柵圍繞十分優雅。教堂中還有許多精美的文藝復興濕壁畫,並收藏著布魯塞爾掛毯。 塞哥維亞城堡-建築特色 藍色的屋頂是城堡的特色之一,採用下方河流裡一種稱為「 fisara」的片巖為材料,這種岩石會在光線底下產生金屬般的光澤。只是,看見這座城堡的人不知是否覺得眼熟。據說當年迪士尼就是以它為藍圖,設計出白雪公主的城堡。無論如何,城堡居高臨下的地勢,提供遊客飽覽塞哥維亞城內和附近平原風光最佳的位置。城堡之外則被茂密的植被包圍。是一座歷史悠久的西班牙皇家城堡,塞哥維亞城堡始建於12世紀,在14世紀上半葉經過了大規模的擴建。在城堡中,摩爾文化的痕跡處處可見,在許多房間都常常可以看到以明麗的顏色在石膏的背景上繪製的摩爾文化中常見的繁複的裝飾。經過了幾個世紀的不斷改建,現在整座城堡已經成為一個融宮殿建築和軍事防禦建築為一體的古典建築。   塞哥維亞城堡是在阿方索六世建造塞哥維亞後不久開始建造的,1155年,羅馬人統治期間,這座城堡就已經存在。當年的城堡附近的森林中還有一座著名的狩獵苑,當年,城堡曾經作為西班牙的皇家住所,這座狩獵苑就是專門為皇族狩獵而修建的。塞哥維亞城堡是在一座西多會修道院的基礎上修建的時候歐洲建築發展正處於從羅曼樣式向哥特樣式過渡的階段,所以塞哥維亞城堡的建築樣式並不單一,較多地體現了頗具西班牙特色的哥特建築風格,到了文藝復興時期城堡的內部又經過了精心的改建,變得更加富麗堂皇。城堡的北部還保留著當時的建築式樣。塞哥維亞城堡真正發揮功用的年代是使用冷兵器的年代,所以城堡中防禦系統上的設置都是針對那些冷兵器而設計的,例如城牆上的十字架球形箭眼,因形狀非常近似漢字的「干」,在最下端為一圓孔而得名,從這樣 的箭眼弓箭手可以從各個角度發射弓箭,城垛槍眼則突出於城垛下方,可以從這裡向攻城的士兵潑灑沸水、沸油,發射火箭等殺傷性很大的武器。   整個城堡狹長,城堡山看上去猶如一條航行的船,而高聳的塔樓便是船帆。塞哥維亞城堡在13—14世紀又進行了一次擴建,東側的塔樓和城牆被加高加固。而城堡北部的系列塔樓稱為效忠塔,其他大多數建築為方形格局,是經典的西班牙古堡的類型。城堡的中心地帶,築有加強防禦工事的主堡,也是居住在這裡的貴族家族成員的主要活動場所。1587年完成的城堡塔樓是城堡最後完成的部分,是摩爾建築師弗朗西斯科(Francisco)負責完成的部分,而在城堡西側稱為 Torre del Homenaje的塔樓,是和主堡同一時期設計建造的,多年來一直作為城堡的軍械庫使用。

| 28th Feb 2012 | 一般 | (3 Reads)
我是雙魚座的女孩,今年20歲,與魔羯的他已經同居了一年,他比我大8歲,是個博士,他和他的正牌女友和我住在同一個小區。   記得當初我們相識的極其浪漫,我在歡樂谷和朋友走散了,當時我的手機沒電了,錢包在朋友身上,我坐在凳子上傻傻得等人來認領,等著等著就哭起來,我突然覺得好害怕,那麼多的人,卻沒有我認識的,他就那樣笑笑的出現在我身邊,我到現在還記得他當時對我說:「你怎麼在這裡?」彷彿我們認識很久很久。   已經不記得為什麼住在一起,我每天晚上等他回來,溫存一會他就離開,因為我不是他的唯一,我甚至不是他的最愛。   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要多久,那一天,在超市,我見到他們手挽手地走來,我不手裡抱著法國大麵包,心跳的怦怦響,雖然一直知道我和她住在一起,但是第一次見到他們,還是很驚訝。他們看起來那麼的和諧,連笑的樣子都一樣。   魔羯的他真的好能裝,他看到我的一霎那,居然臉上沒有一絲的慌張。   他笑呵呵的衝我打著招呼,然後把我介紹給他的「女友」,我尷尬的笑了笑,他怎麼可以這麼的殘忍,就在兩個小時前,他還在床上說「小狐狸,我好愛你好愛你好愛你,永遠都不要離開我。」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