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8th Jan 2012 | 一般 | (1 Reads)
在辦公室裡與同事交往離不開語言,但是你會不會說話呢?俗話說「一句話說得讓人跳,一句話說得讓人笑」,同樣的目的,但表達方式不同,造成的後果大不一樣。在辦公室說話要注意哪些事項呢? 不要人云亦云,要學會發出自己的聲音 老闆賞識那些有自己頭腦和主見的職員。如果你經常只是別人說什麼你也說什麼的話,那麼你在辦公室裡就很容易被忽視了,你在辦公室裡的地位也不會很高。有自己的頭腦,不管你在公司的職位如何,你都應該發出自己的聲音,應該敢於說出自己的想法。 有話好好說,切忌把與人交談當成辯論比賽 在辦公室裡與人相處要友善,說話態度要和氣,即使是有了一定的級別,也不能用命令的口吻與別人說話。雖然有時候,大家的意見不能夠統一,但是有意見可以保留,對於那些原則性並不很強的問題,沒有必要爭得你死我活。如果一味好辯逞強,會讓同事們敬而遠之。 不要在辦公室裡當眾炫耀自己 如果自己的專業技術很過硬,如果老闆非常賞識你,這些就能夠成為你炫耀的資本了嗎?再有能耐,在職場生涯中也應該小心謹慎,強中自有強中手,倘若哪天來了個更加能幹的員工,那你一定馬上成為別人的笑料。倘若哪天老闆額外給了你一筆獎金,你就更不能在辦公室裡炫耀了,別人在一邊恭喜你的同時,一邊也在嫉恨你呢! 辦公室是工作的地方,不是互訴心事的場所 我們身邊總有這樣一些人,他們喜歡向別人傾吐苦水。雖然這樣的交談能夠很快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使你們之間很快變得友善、親切起來,但心理學家調查研究後發現,事實上只有1%的人能夠嚴守秘密。 所以,當你的生活出現個人危機,如失戀、婚變之類,最好不要在辦公室裡隨便找人傾訴;當你的工作出現危機,如工作上不順利,對老闆、同事有意見有看法,你更不應該在辦公室裡向人袒露,任何一個成熟的白領都不會這樣「直率」的。 說話要分場合、要有分寸,最關鍵的是要得體。不卑不亢的說話態度,優雅的肢體語言,活潑俏皮的幽默,這些都屬於語言的藝術。當然,擁有一分自信更為重要,懂得語言的藝術,恰恰能夠幫助你更加自信。嫻熟地使用這些語言藝術,你的職場生涯會更成功!

| 27th Jan 2012 | 一般
案例一 是個男的 「喂,王姐,你的電話,是個男的」。小趙接了一個電話,大聲地招呼王姐過去接電話。整個辦公室的人都聽到了有個男的找王姐,大家都抬起頭來看著王姐。王姐非常不好意思地過去接電話。 案例二 刨根問底 「請問,李先生在嗎?」李先生的愛人聽到電話裡一個年輕女士的聲音找自己的愛人,立刻提高了警覺:「你是誰啊?哪個單位的?你找他有什麼事嗎?你怎麼知道我們家電話的?」打電話的女士一聽對方愛人刨根問底的,而且覺得這種問話方式簡直是在污辱自己,她馬上說:「沒什麼事,不用找了!」 案例三 小道消息 小麗接到一個電話,「幫我叫一下小飛。」小麗聽出是局長的聲音,她趕緊把小飛叫來,自己就在不遠處豎起耳朵聽電話,她聽到小飛說「好,我馬上去您辦公室。」小飛匆匆走了。小麗立即跑到張大姐那裡:「張大姐,局長叫小飛去一趟,一定是他那天喝醉酒打人的事被局長知道了,這還不得嚴厲處分,弄不好開除呢。」過了幾天,單位裡都在傳小飛喝醉酒打人被局長狠狠批評了。 轉接電話拿著話筒和放下話筒一個樣 很多人在拿著話筒時,通常會比較注意自己的語言,會說「您找哪位?請您稍等。」放下電話找人時,往往忘了對方也能聽見,變得隨心所欲,就像前面案例中所說的,變成了「是個男的」,或者說「一個有外地口音的人」,「一個聲音挺嬌的小姑娘」。當對方在電話裡聽到這些形容方式時,會感到不愉快。因此轉接時,要同樣用客氣的方式叫人,或者應該用手捂上話筒,注意隔音。 做好電話記錄 如果對方要找的人不在,要盡量做好電話記錄工作。記錄內容包括什麼人、什麼時間打的電話、大概是要說什麼事(如果對方不願意不必強問)、對方有什麼要求(一看到字條馬上回電話,還是晚上再打電話等)。通常很多人在轉接電話時不予記錄或者記錄得非常簡單,只有一個姓和一個電話號碼,這樣對方要找的人工作繁忙的話,這種電話可能得不到及時回復。 確認對方姓名身份盡量用褒義詞語 替人轉接電話,確認對方姓名時,盡量要用褒義詞語。不要脫口而出,用習慣用語去確認對方的姓名。比如「您姓孫,是孫子的孫嗎?」「您姓冷,是冷淡的冷嗎?」諸如此類,讓對方聽了感到不快。其實可以改成「是孫子兵法的孫嗎?」「是冷熱的冷嗎?」在記錄對方電話號碼時,則一定要重複,以免記錯。 未經要接電話者同意不要輕易將手機號碼告訴對方 轉接電話時,如果來電者要找的人不在,對方詢問手機號碼時,轉接者一定要經過要接電話者同意才能把手機號碼 告訴對方。否則可能嚴重干擾到要接電話者的工作或生活。 講究口德不亂傳閒話 如果轉接到了一個敏感人物的電話,比如大家懷疑某某跟某某有特殊關係,恰好某某打電話找某某時被你接到了,這種時候千萬不要捕風捉影,不要去轉告第三人「誰給誰來電話了」,更不能在旁邊偷聽對方的電話內容。不論是緋聞還是面對關係過於緊密的上下級,接電話者都不能妄自猜測,隨意傳播。就像案例中所說的小飛的例子,隨意猜測傳播嚴重破壞了正常的人際關係。 轉接電話應把握好分寸 專家觀點 轉接電話不僅是幫忙叫人和記錄來電者姓名和電話號碼,它實際是一個如何處理好自己與來電者、自己與要接電話者之間關係的重要表現。因此轉接電話需要一個職業性處理。一方面要清楚有效地把電話轉接出去,另一方面不能給來電者留下不良印象,也不能給要接電話者帶來麻煩。該你說的不該你說的應把握好分寸。

| 26th Jan 2012 | 一般
在辦公室中,你是一聲令下,人人稱臣的鐵娘子?還是三言兩語就委屈掉淚的芭比娃娃?如何塑立一個專業形象,讓你的上司認真看待你的能力非常重要。 美國形象顧問沽蘭克說:「你在辦公室中的威信,五成來自別人如何看你。」也就是讓人認為你能力不凡,與你實際擁有能力一樣重要。任何有損形象的行為,如一上台就腳軟,動不動就臉紅,一受挫就哭,或說話像發育不良的小女孩,鐵定讓你原地踏步。 臉紅心跳 一名24歲的大百貨公司採購員小瑰說:「一次,我為公司爭取到一個品牌的代理權,在與市場部開會時,副總裁竟然親自主持。」 原本是一個表現才幹的大好機會,小瑰卻緊張得漲紅臉,結結巴巴。「當時,我應該將精神集中在公事上,而不是對自己的臉紅耿耿於懷,那一切就會很順利,怎料我卻慌慌張張,令人失去信心。」 過後,小瑰的上司就減少她與高層接觸的機會,令她空有才幹而不獲高層賞識。 所以,如果你覺得自己即將臉紅,「不要將它放在心上,不要去想它,集中精神去完成手邊的工作,」法蘭克說,「不然你的前途就會完蛋。」 以淚洗臉 在工作中淚流成河,前途往往也會大江東去,當你在上司面前,因工作而淚眼汪汪,則會顯得你無法面對壓力。 哭泣不但令你顯得軟弱、自制能力差,公司也會考慮到在面對客戶時萬一你又哭起來,那公司的形象也會跟著受損。 所以,如果你想成功,你就必須學習控制自己的情緒,處變不驚,一個訓練方法是將自己「分裂」為兩個人。「當你早上換了套裝,準備上班時,想像你同時『換』了一個人,這人專業而冷靜。多加練習,自信便能提高。」一家銀行的財經分析員凱蒂說:「每當上司批評我的表現時,我就會衝入廁所掉淚,斷定他一定是不喜歡我,故意刁難我。」 後來,一名友人指出她的毛病。「我放太多私人感情在工作上了,所以很情緒化,我於是將工作和私人生活劃清界限。不再將工作上的批評,視為人身攻擊。我現在開心多了,而且因為變得穩重,我在幾個月前還升了職。」 當然要在短時間內練成金剛罩並不容易,萬一你在會議中,眼眶仍忍不住泛紅、無須嘗試解釋,道歉或找借口,這只會欲蓋彌彰。最好就是停頓一下,深吸一口氣,心中數5下,然後若無其事的繼續談公事。

| 22nd Jan 2012 | 一般
你走了,帶著我的遺憾以及不捨走了。在那個冬天,寒冷地讓人刻骨銘心。沒有人知道世界上最疼我的那個人離開了。還記得你曾經慈祥地把我擁入懷抱,告訴我當二十八歲的時候你會帶我去大連,看看海,聽聽海風吹過的聲音。可是在我十六歲的時候,你就失言了。   看著躺在冰冷床上的你,樣子嚴肅極了。我只是看了一會兒,淚便忍不住留了下來。   在家裡,奶奶喜歡哥哥,總是對我冷冰冰的,只有你把我捧在手心裡,有什麼好吃的,你都會留給我吃。   在你生病的那段時間裡,你的咳嗽很嚴重。但當你聽說我要來的時候,便竭力地忍住了。我看得出,你的臉上雖然掛滿笑容,但實際上卻是痛苦不堪。   還記得嗎,你第一次去給我開家長會的時候,老師說我很差,腦子不好,你卻把老師狠狠地罵了一頓。   十幾歲的孩子總是叛逆的,而我在上初中的時候竟然學著大人的樣子抽煙,你見到後什麼也沒說,只是默默地流眼淚,從那時候起我就在心裡告訴自己,要永遠聽你的話。   你知道嗎,我是多麼想讓你陪我過十八歲的生日,我是多麼想告訴你我考上了大學。現在的我,雖然和爸爸媽媽一起住,但總覺的自己像是一個客人,多少都有點隔閡,不像和你一起那麼自在。以前的我,什麼話都會告訴你,但現在,我寧願選擇沉默,也不願意和別人分擔痛苦。那時候的你,一定覺得我簡直是麻煩透了吧,可你什麼話都沒說,只是親切地拍拍我的頭,那是屬於我們的默契。   知道要和父母一起住的時候,我多少有點不願意,但看著你期待的眼神,我還是點頭了。我知道你的心裡也很不捨,但是你也知道自己無法再照顧我了,所以你選擇了放手。   學校裡有一個男生追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你能告訴我嗎,像我們平時那樣為我出主意,給我打氣。   再過兩個月,就又是清明了,我不知道我還會不會默默地流淚。但我想,即便是眼睛酸的難過,我還是會努力的忍住,我不要流淚了。因為,我想讓你,我最親愛的爺爺,看到我成長的樣子。   你走了,我懂了,懂得自己成長,也懂得把你永遠地放在心上。

| 21st Jan 2012 | 一般
父親節,一家人吃完飯在街上散步,華燈初上,看著父親花白的頭髮,才感覺到父親真的老了。再看他悠閒自在的觀賞著街景,像個孩子似地目不暇接,心裡又覺得安慰,因為父親一向樂觀,老了,即使七十多歲了,心態仍然那麼平和,就像風平浪靜的水面,讓你永遠感受著自由自在的謙和平靜。   可是誰也無法想像到他也有在大風大浪掀起時承受的天昏地暗。   父親11歲就失去了母親,身下的兩個弟弟都還不諳世事,他的繼母就入門了,她是27歲的老姑娘,自然接受不了三個孩子,數九寒天,父親和兩個叔叔蓋著麻袋片在毫無溫度的裡屋,冷得打哆嗦只能靠互相擠著取暖。   父親卻極力的做著力所能及的事討繼母歡心,過年殺豬有肉時得說不愛吃,特意送給繼母,過節分的蛋糕得給繼母的孩子吃,繼母生的男女十個孩子,有一半是父親一手帶大的,二姑想起來就說,他小時候就是天天父親哄睡的,父親性格溫和,從來不打弟妹,又喜歡看書,極能講故事,那時沒有電影電視。父親常常是晚上坐在大門前,水滸和三國等講得老人和孩子們久久不願離去,他的歌也唱得很好,常常被嬸嬸大爺們點歌唱,周圍鄰居沒有不喜歡父親的,父親從小就練就了心中不積煩惱,樂觀大氣的性格。   十七歲的父親出類拔萃,考入了師範院校,終於離開家了,父親反倒掛念起家裡來,繼母也覺得當初對父親太過分了,每次回來好算有了些笑容,父親就感到很滿足了,他常說:沒有媽的孩子能有口飯吃不錯了,繼母能不阻止去讀書就得一輩子感激了。於是,十九歲就當了老師的父親把第一個月掙的錢,給繼母買了一個當時很時髦很珍貴得收音機後,剩下的的錢竟分毫不差的給了繼母。以後的工資也是留點零花,幾乎都交給了繼母,直到父親和母親結婚,父親不再給家裡錢,繼母還悵怨了好一陣子。   父親教書所在的山村,就是母親生活的地方,母親是父親繼母的叔伯侄女,也是父親繼母不很喜歡的一個侄女。我的外祖父在我母親七歲時就去世了,外祖母領著四個未成年的孩子生活,最大的舅舅那時也才十一歲,孤兒寡母生活的艱難可想而知,母親十三歲才爭取上了學,十六歲讀三年級時,也就正趕上了十九歲上班的父親教她,因著父親繼母的關係,父親自然而然的就常到外祖母家族去做客,外祖母出身大家閨秀,喜歡戲曲和古典小說,這正是父親的長項,父親樂觀向上,多才多藝的性情深得外祖母賞識,父親在接觸中也喜歡上了俊俏懂事能幹又精明的母親,舅舅那時很老實,都是母親和外祖母一起支撐那個家,裹了小腳的外祖母從三十幾歲守寡到九十多歲,給我母親的評價是:「長征中」最好的幹部!   在父親母親過了二十三後,外祖母托人問父親提親,父親當時就答應了。真的,我從懂事以來,一直就覺得父親和母親可能前生就是親如兄妹的夫妻,來生還該是緣中的姻緣,母親堅強剛毅,聰明靈秀,父親謙遜平和,多才博學,在父親的鼓勵下,母親費盡千辛萬苦,終於緣了當時很罕見的九年求學夢,母親常說,如果當年做日本洋行會計的外祖父不去世,她肯定會考上上級學校,會有工作,父親打趣說:要不是有我比著激勵你,你九年書都要不讀了,多虧不讀了,讀完就不知是哪裡人了。母親總是笑笑,不再說話,畢竟當年父親也是當時鄉鎮有名的美男才子啊。   父親樂觀的性格感染了母親一家,也給母親一家帶來了希望,可是,天有不測風雲,那個風雨如晦的年月,教學風格獨特的他,因被小人嫉妒暗算,被打在了黑五類的行列,當時二哥還在母親的懷裡抱著,後邊跟著剛剛會走路的大哥,母親來到了關押父親的牛棚,她不由分說,一腳踹開了牛棚的大門,大聲呵斥到:「我敢保證,我丈夫絕對沒有半點男女關係的問題,今天我豁出來了,你們不放人,我們一家就餓死在這裡不回去了。」父親愕然,看著母親,看著兩個太小的孩子,眼淚簌簌的流了下來,關押了好多天的父親以為母親會像別人一樣和他劃清界限離婚了,可是他不知道,不但母親不會那樣,就是外祖母也千叮嚀萬囑咐:千萬不能在這個時候離開他啊,只有你出去作證,人們才會相信他是清白的。真如聰慧的外祖母所料,工作組查了又查,最後一無所獲,又沒有台階下,更害怕母親把事鬧大了,最後把父親停職查看,打發回老家了。   又回到了離別很久的家,他的繼母再也沒了笑臉,她本來就不喜歡這個侄女,如今又成了兒媳婦,況且父親當時的事情還沒有查清楚,她更怕受連累,就很不願意留他們在家裡。父親和母親借了房子住下來,幾乎生活的一切來源都是外祖母接濟,那時舅舅和兩個姨媽,已經都能掙錢了,外祖母常常翻山越嶺來送米送面,她一直堅信不會看錯這個女婿。   父親的確是真的那麼樂觀,他樂呵呵的跟著農民下地耕種,畢竟鄉情淳樸,面朝黃土背朝天的他,一有閒暇就給大家講故事、唱歌,晚上吃完晚飯就在自家的房頂上吹笛子或在小院里拉二胡,母親自小持家慣了,憑著和父親堅實的愛情基礎,勤勞的打點著這個太過貧瘠的小家,慢慢的竟把日子過起來了。   父親曾告訴過我,他最鍾愛的事情就是站在講台上給學生上課,他教學風格幽默靈活,深入淺出,深得學生喜歡,他博學多識,評古論今,滔滔不絕,他上課常常會帶學生一同走入忘我的境界,如果說我能屢屢講公開課獲獎,甚至在全國奪魁,一定是血管裡有著父親講課的基因。可是停職查看的父親進不了課堂了,他說,他在田間勞作時一聽到家鄉的小學上下課鈴響起,他就會不由自主的心動,是一種難過還是欣喜,他分不清,那種骨子裡的痛苦情結讓他暗自神傷,有一天,他偷偷的跑到學校的後窗旁邊,看著裡邊的老師繪聲繪色的講課,他的眼淚的實在控制不住,當他發覺時,已淌了滿臉了。   總有雲開日出時候,邪不壓正,撥雲見日,隨著四人幫的粉碎,父親終於被平反了。   父親母親看到因停職被反回的近兩年的工資,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因為這就意味著他們可以蓋上自己的房子,父親可以重新新走進課堂了,可是這一切能是真的嗎?   父親真的又走進自己的課堂了,他忘情的暢遊在教書育人當中,年年被評為先進工作者,經常講公開課,他帶的班級學生成績從來都穩居前列。父親終於緣了自己的畢生夢想,外祖母流著淚逢人就說:你看,我沒看錯這個女婿吧,而父親一生對外祖母的孝敬情同生母,九十三歲的外祖母就是在父親趕去塞到她手裡二百元後撒手去世的,當時父親哭得在場人都流淚不止。   樂觀的父親和母親用反回來的錢蓋了三間平房,寒來暑往,一生喜歡女孩的父親終於迎來了他的又一大幸事,1972年,我出生了,父親樂得說了一句:我再也不用到處認乾女兒了。真的從我出生後,父親原先認得好多乾女兒再也不上門,父親也再沒心思抱別的女孩了。只要一下班,他第一個就抱起我,直到黑胡茬扎得我亂喊亂抓才肯放下,鄰居都說我該叫「可心」,長這大,無論我怎麼任性調皮淘氣,父親就從沒有碰過我一手指頭。   父親很少有莫名的不開心的時候,我最怕的就是父親和母親拌嘴,他時常會犯在被關到牛棚時做的休克的毛病,那時他就會因休克閉氣,手腳冰涼,我們嚇得大哭,母親就得馬上掐他的人中才能醒,就是這樣,我也從不見他和母親動一點手。   在大哥破產離家出走時,父親躺在炕上,一夜間頭髮就白了大半,我看到他清淚默默橫流都不會在我們的面前訴苦。嫂子把侄子領走後,他常常想得拿起孫子的小鞋左看右看半天,也不會嘮叨一點。   母親尿毒症差點沒有救回來。只有在那時,他才會在廚房哭著對我說:這個家裡,你媽勞苦功高,我們傾家蕩產也得救她啊,感謝上蒼,母親終於回復了健康,陪父親安度晚年了。   去年腦血拴住院的他,剛剛醒過來就喊:孩子呢,你的孩子誰送上學了。我當時克制住淚水,輕聲告訴他丈夫送了,他竟說,我明天就出院送孩子,你們送,我不放心。   這兩年我把他接到身邊,因工作太忙,孩子的所有學習和生活幾乎都是他和母親管,孩子小小年紀就和他邊走邊談論三國水滸。他小時候將給別人的故事又重複在我孩子的耳畔了,在他的引領下,孩子不僅書法寫得好,薩克斯二胡吹拉得也很棒,眼下正準備考級呢!   我怎麼會忘記,每天我下班時,老遠就聽到他架起樂譜,手指輕打節奏,和孩子練習的《回家》和《賽馬》,那是一個七旬老人和一個十三歲孩子的創造的和諧溫馨畫面啊,其間包含的濃濃深情豈是我的手能訴諸筆端。   大雪紛飛,他牽著孩子的小手走在冰天雪地的上學路上,那天摔倒的他,腿疼回復了好久,到現在還不讓孩子告訴我,直到母親無意間說出,我才知道。放學時,頑皮的孩子跑到雪地裡往他的後背裡揚起冰涼的雪花,他脖子裡濕了一片也不捨得打孩子一下。我的孩子天真樂觀的性格幾乎有父親的一大半因素。   就是前幾天,他還親自把我因維修落在家裡的麥克送到學校,他怕我上課聲大嗓子累啞了,當別人捎到我手裡說是他送來時,還帶著他體溫的麥克在我的手裡抖動了好久,眼淚就慢慢的溢了出來。你可知道,父親,您剛送到的一剎那,就輪到我上課了,父親,那天回家,您是否聽到,我的嗓子真的沒啞!   今天父親節,華燈初上,夜色闌珊,走在父親的身後,往事如一幕幕褪色的風景掠過腦海,久久不能散去,他寬闊的心胸如海洋,讓我們沉浸在自由自在的平靜海面上,他樂觀的性情像片片風帆,感染著我們為人處事的積極情懷。工作十二年了,我從來沒和領導同事吵過架,是不是這海、這帆積澱的底蘊涵養了我的性情,即使有了大風大浪,也會在海的平和和帆的調和中駛向寧靜的港灣!   父親,筆盡意猶,要我如何採擷美麗的詞藻,在您斑白的兩鬢霜花裡,勾畫出您走過滄桑的暮年俊朗!父親,要我怎樣找尋世間的絕美樂章,在您平和樂觀的性情中,演繹出您處變不驚的堅韌剛強!   此時,夜已深沉,我只想輕輕告訴您:   掬一捧山泉   就是我盛給您滋養身心的玉液瓊漿!   送一彎新月   就是我終生陪伴您的夜夜關切的目光!   摘一束鮮花   就是為您描畫的其樂融融的暮年春色!   唱一曲老歌   送給我千里萬里日日牽掛的白髮高堂!

| 18th Jan 2012 | 一般
已是三九的天氣,窗外寒風凜冽,滴水成冰。室內溫暖如春,陪著娘悠閒的看著電視,溫暖伴隨著親情,聊起了兒時的往事,說起了兒時故鄉的冬天。   在我的記憶裡,兒時的冬天似乎格外冷,雪也格外多。東北風像刀一樣吹在臉上,割的疼疼的,雪花也紛紛揚揚的飄落下來。謝道韞的「未若柳絮因風起」用在此時最恰當,每每這個季節,那雪花就把大地、村莊妝扮成一個銀裝素裹的世界,潔白潔白的,一望無際的華北大平原正是「千里冰封,萬里雪飄」的勝景,大朵大朵的雪花伴著朔風漫天飛揚,鄉村裡靜地出奇,只有北風吹在樹梢上發出「吱吱」的如哨般的鳴叫,雪花落在樹枝上,再簌簌的落在地上。雪下的時間很長,積雪能沒過門檻,有時幾乎能沒過膝蓋。這時候,娘總是早早起來打掃雪。娘在雪地上踩下第一串腳印,我趴在窗上望著那些歪歪斜斜的腳印,我覺得娘就是開路的人!雪後天晴,積雪融化,屋簷上,經常垂掛著一尺多長晶瑩剔透的冰凌,我很欣賞堅硬的冰凌,有稜有角。我忍不住隨手摘一截冰凌塞到嘴裡,「嘎崩嘎崩」地嚼著,甜滋滋的,覺著冬天無比的甜美。   兒時的農家屋子都是用厚厚的土坯壘成,屋裡有大大的土炕,炕的前面用磚頭壘成火爐,火爐的煙道與火炕相通,坐在火炕上燙得屁股熱乎乎地極為舒適。在那些個寒冷的日子裡,爐子裡的火總是旺旺的,冒著淡藍色的火苗。火爐口上坐著一隻鋁壺,火苗突突地舔噬壺底,壺裡的水冒著熱氣,發出生生地響聲。火越旺,那盤土炕就越發地溫暖,一家老少便在炕上取暖,大人們做著手裡的針線活,孩子們像歡快的小猴子一樣歡蹦亂跳,翻跟頭豎直立,把土炕上的被子弄得亂七八糟。   兒時的天黑得似乎也特別的早,太陽彷彿只在天上呆了一小會,便又鑽回被窩裡睡懶覺去了。天黑下來,夜靜的出奇。那時候沒有電,只有用昏暗的煤油燈照明。上學的歲數到了,放學回到家裡晚上就趴在窗台上在這昏暗的燈光下寫作業,家裡的大炕就是臥室,就是書房,就是客廳,就是餐廳,還是娘的工廠。夜深了,娘把我和弟弟的被窩鋪好,灌上暖壺,打發我們睡覺。娘則在土炕的一角紡棉線,記得有時候夜裡兩三點鐘了,起床小解,看見娘的紡車還在不停地轉動中,母親手中潔白潔白的棉絨抽出綿綿不斷的銀線,又被層層絞到那根錠桿之上匯成一個胖胖的線砣子。當時娘說過,到年下要織出一機布匹來,也好給我們做來年的棉衣棉褲。勤勞的母親那架古老的紡車,伴著嗡嗡嚶嚶的聲響,彷彿一首古老而悠長的歌,永遠也唱不完,永遠也唱不衰。   兒時的營養不好,由於扁桃腺經常發炎高燒,娘一夜一夜的守在我的身邊,伺候我吃藥打針,有時候我燒的說胡話,看著娘經常默默的落淚,我半睡半醒的時候,經常被娘攬在懷裡,依偎在娘的胸前,娘一刻也不曾鬆開,娘心臟的「彭彭」跳動聲就響在孩兒的耳邊,娘身體發出的熱湧遍了孩兒的全身。   兒時的家裡很貧窮,沒有多少糧食,娘總是省吃儉用,勤儉持家,爸爸不在家,娘裡裡外外一把手,既要照顧我們,還要下地幹活掙工分。到了這個季節,就要給全家人做一年四季要穿的衣服和鞋子,不記得娘有清閒的時候,總是在辛苦的操勞。春節是孩子們最喜歡的節日,一年到頭鄉親們都該休息了。這個時候娘就要準備過年吃的東西,宰豬、蒸饅頭、做年菜,一直忙到年三十也不得休息,經常看見娘累的直不起腰來。穿上娘做的厚棉衣、新棉鞋,品嚐著娘做的年菜、年飯,加上過年的喜慶氣氛,心裡暖融融的。      兒時艱苦的生活,卻因娘的疼而溫暖、卻因娘的愛而甜蜜,娘的血液灌溉了我的一生,娘的勤勞質樸影響了我的一生,娘的高尚品質照耀著我的人生之路。就在這寒冷的冬日裡,我仍然享受著娘溫暖的愛。   兒時的冬天很冷、很冷,娘的愛很暖、很暖……

| 5th Jan 2012 | 一般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