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8th Apr 2012 | 一般 | (3 Reads)
我在時光的隧道口,等待三月的到來,等了整整一年。 其實何止是一年,我年復一年地等著,就像等待一位懷春的少女一樣,我為她癡心地等待著。 等待三月,我是在等待三月明媚的陽光。擺脫冬天的影子,陽光到了三月便睜開了眼睛,天空也因此變得不再灰暗和冷清。人們往往樂於把自己晾曬地戶外,讓陰冷的身子接受春光的沐浴,讓潮濕的心情變得陽光明媚。在這個時候,人們有時近乎過於貪婪地去享受春光的溫暖,儘管已經懶散如泥,卻是滿臉春意蕩漾。三月的陽光其實很短暫,也很嬌羞,但它蘊含的生命張力卻是無窮的,有了陽光作動力,大地才生機勃發,有了陽光照大地,人間才春和景明。 等待三月,我是在等待三月和煦的春風。都說二月春風似剪刀,我說三月春風像畫筆。三月的風靜靜地吹著,吹得大地春江水暖,吹得人間滿目飄綠。三月的風溫柔似水,輕靈如燕,春風拂面的時候,竟會讓人忘形,因此才有了“斜風細雨不須歸”的美妙意境。三月的風其實是有生命的,它的生命寄托在枝頭新綻的嫩芽中,延續在人們寫意的笑臉上。這時,我在想,如果沒有春風,這個世界該會怎樣?當然肯定不會有如果。不過春風的價值和意義不也正在於此嗎? 等待三月,我是在等待三月如絲的喜雨。三月的雨喲,細細的,綿綿的,像絲一樣地掛在空中,竟是那樣地好看。我幾次想撥開雨簾,走進雨中,我又幾次縮回了雙手。你用得著撥嗎?其實你甩開手大膽地走進雨中,接受春雨的洗禮,那種美妙的感覺是無以言表的。我幾次想剪斷雨絲,把瀟瀟的春雨打個結,我又幾次打消了這個念頭。你用得著剪嗎?好雨知時節,春雨貴如油。有了春雨滋潤大地,萬物就有了生靈。春雨僅僅是雨嗎?它是人們一年的企盼和希望。 等待三月,我是在等待三月盛開的油菜花。到了三月,滿山遍野蓬蓬茂盛的油菜花攪了我幾多的春夢。我總想無所顧忌地走到油菜地裡地去嗅一嗅那醉人的花香,把那花香沉入心底,讓我一年的日子充滿了清香。我總想近距離地走到油菜地裡去睹一睹那辛勤的蜜蜂,它一時的勞作換得的甜蜜,有幾分是為了自己去品味。我突然覺得油菜花的盛開絕不僅僅是為了炫耀一下自己美艷的身姿來迎合文人閒士的讚譽,它整個的生長都是為了他人,壓根就沒有顧及自己。 等待三月,我是在等待三月濃濃的人間真情。三月注定是一個讓人感動的季節。月頭的時候,人們開始學雷鋒,扶貧幫困,扶老攜幼,遍地刮起的文明新風讓人間充滿了春色。接著是三八,女人們過早地脫下冬天的束縛,像燕子一樣滿世界地飛舞,是因為有了節日,婦女才有了自由和輕鬆,才有了尊重和平等。然後是義務植樹,滿山飄飛的紅旗和舞動的鋤頭也許只是一種形式,卻傳遞著保護生命和綠色的強烈訊息。無論是陽光,無論是春風;喜雨也罷,油菜花也罷,其實都是人間真情的另一種表達方式。 一年能有幾個三月嗎?但願春能常駐人間。 文章來源:看上去很猛 |西蘭花的blog | kalsang floriculture |畫眉:無數紛飛的紫色小鳥 | 連鎖培訓:李天 |胡玥的BLOG | 文武雙全-寶兒哥的天空 |泡泡的BLOG | 劉曉原的BLOG |先睹堂主的BLOG |